§

戾气


我不曾知晓一个人的戾气可以如此之重,直至瞧见了些无谓的战争。
就像古时的戏园,之后的茶馆,现代人也缺一个供人聊天享乐,耍耍嘴皮子的地方,于是微博便应运而生了。而我亲眼见着的第一场,正是爆发于此——这个所有人都戴着面具,口不择言的地方。太多的人,甚至你我,总爱在自己感兴趣的或是插得上话的领域一抒自己的见解。而混迹于微博的人千奇百怪,良莠不齐,无数不同观念的交锋就是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,未经修饰的言语夹带着漫无目的的批判,身处其中的每个人都是战争的受害者。毕竟暴露于危险之中的人,怎能全身而退?
更何况些许不知收敛的人将他人的不理不睬视作忍气吞声,肆无忌惮地把尊重这最后一层窗户纸给戳破,人人都成了无所顾忌逊的暴徒。一条条出言不逊,脏话连篇的微博就是戾气野蛮生长的温室。如果戾气真的有生命,恐怕手机那端的你即刻就将被吞噬。
我想没有人能让虚拟世界与现实生活各在其位,不相融合。相反,我相信戾气是可以传染的从网络中获得,传递于现实之上;在现实中拾得,作用于网络之上。砸在饭桌上餐碗,下一秒就可以在首页听到;上一秒在网络上看到污秽的言语,可能随时就从嘴边溜出。踢踢踏踏,轮轴在一直旋转,戾气也在不断积累,不去找到纯化的方法,就只得在其中挣扎着沉浮。可只怕有一天,逃不出心底的执念,葬身于戾气的火海。
天干物燥,小心火烛。戾气深重,难得善终。

评论